青島萬事幫- 專為您跑腿服務而生!

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定的: 青島萬事幫

合肥90后海歸碩士瞞著家人辭去銀行工作,做“跑腿哥”半天掙6000!

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www.291250.live 隨著經濟水平提高、生活節奏加快,越來越多人追求享受生活,也更在乎自己的時間經濟成本。由“懶人經濟”催生的新職業——跑腿哥,便在城市里蔓延開來,市場需求也越來越多。2013年,英國碩士留學回國后的90后小伙張詠,瞄準這一市場,并為此創辦跑腿公司,出售自己時間,服務私人定制,最高時半天掙得6000元。

張詠,1990年出生,安徽大學本科畢業后前往英國利物浦攻讀管理專業碩士學位,2013年,畢業回國。受合肥市場及留學時的小型創業影響,張詠想通過出售自己的時間幫別人做事,為懶人提供定制服務,為此,張詠成立跑腿公司,專門提供代排隊、代買、代取、代送、代幫等多種業務。與其他服務行業不同,張詠注冊公司后最先想到的是在淘寶平臺搶占先機,“當時在合肥開跑腿淘寶店鋪的寥寥無幾,加上對市場的調研了解,網上代辦業務市場很大”。

(圖為張詠為一位酒店客戶代買藥品,并在即將送到酒店地方拍照給客戶看)

公司成立不久便接到第一單,“當時是一位女性客戶從網店上下單,讓我跟拍一段視頻,當時只要價5元,現在回想起來,價格實在太低了,而且也沒能做好,”張詠有些遺憾地說道??檔諞壞ッ蛔齪?,這并沒有影響張詠后續的訂單業務,隨后便接到送蛋糕、鮮花代送、異地投標、異地港澳通行證續簽代辦、醫院排隊掛號等跑腿業務?!澳鞘焙蛞皆汗液嘔姑幌衷諭顯ぴ頰餉捶獎?,有些大醫院的號很難掛,客戶沒時間夜里去排隊,就找到我們,收費是1小時30塊錢,我們夜里起來去給他們排隊,”張詠介紹,“后來隨著互聯網服務的發展,醫院紛紛開設線上預約平臺,而且有些醫院的掛號機也有變化,線下排隊掛號的越來越少,訂單也沒之前那么多?!?/p>

(圖為張詠接到訂單等電梯前往目的地)

2014年1月,張詠接到一筆大單,“接到一家培訓公司要求25個兼職做10天的電話營銷,客戶付了3萬元的費用,扣除兼職成本1.5萬元,剩下1.5萬元和另一個人對半分”,回想起當時,張詠仍覺得那單的收入頗高?!霸俸罄椿菇擁?0多家外地的公司需要遞交招投標的材料,半天賺了六千塊錢,現在收入比原先銀行工資高很多,甚至一個半天完成的訂單收入抵上在銀行的一個月?!?/p>

(圖為張詠通過手機聯絡異地跑腿人員協助代辦事。)

因工作等原因,張詠在2014年至2016年的兩年多時間里,幾乎將跑腿業務閑置,“那時候基本就不做推廣,有了就接,沒有就不管?!?016年,不甘心的張詠瞞著家人辭去銀行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跑腿業務拓展中。說起辭職,張詠表示,“之前也因為辭職的事跟父母吵嘴,他們無法理解穩定又體面的工作為什么不愿意做,還要自己跑出去吃苦,其實銀行基層崗位的工作收入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高,也不想自己一手創建的公司就這樣悄無聲息?!庇齙揭滴窳吭齠?,人手有限,張詠也會從同行跑腿公司找人代做,從中收取一部分介紹費,“現在資源共享,自己介紹業務給同行,也是在為自己拓展業務”,他說。

據悉,目前在合肥,成規模穩定的跑腿公司有五六家,雖然在宣傳時各種跑腿業務都做,但每家主攻業務各有不同。經過權衡,張詠決定主做公司異地招投標材料遞交、港澳通行證續簽,“目前港澳通行證續簽這項業務還沒實現異地續簽或者網上辦理,必須要攜帶港澳通行證到戶籍所在地辦理;招投標材料遞交,時間成本低,投入的人力成本也低,比較容易實現”,張詠介紹,為此,張詠給自己注冊的公司名稱也是安徽異地幫幫,想通過異地業務代辦,實現營收穩定。

跑腿業務看似門檻低,沒什么技術專業要求,只要有時間都可以做,但張詠認為,想有持續訂單很難,行業洗牌速度快,從2013年做跑腿業務至今,早先和他一起入行的多數人已轉行。2013年前后,外賣快遞市場發展遠不如現在迅猛,張詠曾想借助送鮮花、蛋糕鋪開合肥跑腿業務市場。然而,互聯網發展迅猛,“美團、餓了么等外賣平臺席卷市場,業務量受較大影響,而且送蛋糕和鮮花的收入低,一次收費20元有的商家還不愿意?!?/p>

行業巨頭加入,對小型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的市場沖擊很大,張詠認為,一旦巨頭企業加入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,小型跑腿公司基本沒有小訂單的市場份額,主要依靠通過網絡平臺的訂單量,目前每天訂單10個左右,一天下來凈賺500元左右,“這個收入遠比在銀行收入高?!彼淙皇杖氡紉泄ぷ鞲?,但這并不是張詠的初衷,“有些業務隨著互聯網發展和客戶需求演變而發生變化,張詠正在帶領團隊做市場轉型,希望通過融資把計劃的1-2項亮點專業項目做起來,拓展更大更規范的跑腿市場?!?/p>

(圖為張詠為客戶代辦事時的排隊場景)

據了解,自2016年10月至今,張詠用在網站維護、網絡推廣、設備采購、辦公場地租賃等的投入將近10萬元,為節約成本,2017年,張詠將辦公地點從100多平商場辦公樓轉向10平方左右的共享辦公室,租金也節約一半,“員工包括我自己每天都在外面接單跑腿,在辦公室的時間很少,以前一個人呆100多平米的辦公室里,太孤單,這邊共享辦公室,有很多創業者,接觸的人也很多”,他說。

和很多創業者一樣,張詠深感一個人創業的艱辛,甚至是“孤立無援”,創業初期,自己發傳單、跑業務、做廣告。張詠坦言,自己辭職至今家人都不知道,如果有一天家人從他人那里知道你辭職了,怎么辦?內心受著煎熬、扛著巨大壓力的張詠笑著說道:“原來準備年底跟妻子父母坦白,總有一天,這層窗戶紙會被捅破,瞞著家人是想做出一番成績后再跟他們說,讓他們看到我不在銀行工作一樣也可以做得很好,也讓他們不那么失望?!?/p>

上一篇
下一篇

相關推薦

{ganrao}